應是書香最宜人——走進188体育書香家庭

發布日期:2019-04-24信息来源:今日188体育

背景顔色:

唯有書香能致遠,腹有詩書氣自華。家是人生的驿站,書是精神的港灣;家似根,是葉的歸宿,書如水,潤進泥土,壯大根系,讓文明之葉、生命之花更加茂盛。被書香浸潤著的家風塑造出高尚的品格,經久不變,源遠流長。

188体育曆史悠久,人傑地靈,濃郁文化氛圍下,湧現出一戶戶書香家庭。這些家庭通過堅持閱讀,不僅提升了家庭成員的文化素養,還塑造了優秀的家風。

第24個世界讀書日之際,請跟隨記者走進188体育的書香家庭。

嚴振浩在工作室內練習書法。

墨香诗韵  浸润生活

“天門中斷楚江開,碧水東流至此回。兩岸青山相對出,孤帆一片日邊來。”

走進52歲嚴振浩的書房,迎面可見牆上的一幅書法作品,行草豪放不羁,正如這首《望天門山》的意境,開闊深遠。嚴振浩說,他書房裏最值得誇耀的財富是一千多冊藏書。《全唐詩》《宋詞精選》《古文觀止》……一本本國學經典令書房宛如詩詞的海洋,也成了嚴振浩一家人的閱讀天地。

嚴振浩一家愛讀書的家風是從他的父輩傳下來的。嚴振浩的父親雖是個農民,卻極愛讀書,從紅色文學到武俠小說,從四大名著到詩詞歌賦,無一不愛。書讀得多了,飽有一肚學問,還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“知識分子”。嚴振浩的二哥也愛讀書,尤其鍾愛古詩詞,而且精通中醫、愛好書法,是名副其實的才子。

濃厚的閱讀氛圍讓嚴振浩也愛上了讀書,學生時代總向二哥借書看,工作後,除去日常開銷,余下的工資都用來買書看。上世紀80年代,嚴振浩在工廠上班,工資每個月不過60元,那時他看中了一本《唐詩鑒賞詞典》,標價50多元,竟也咬咬牙買了下來。“我可以拒絕時髦的衣服,可以拒絕一頓美食,但不能拒絕一本好書。”嚴振浩說,他熱愛詩詞、曆史、古典文學,這些文字裏蘊含了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,像一壇壇曆久彌新的純釀,越品越香,越品越入迷。

後來,嚴振浩師從書法家陸天波,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,每每遇到陌生的詩詞佳句總能引起嚴振浩的興趣,再將這種興趣帶到閱讀中。有一次,嚴振浩看到老師書房裏挂著一幅小楷,感覺文字非常精妙,便問作者是誰。老師笑答,這幅是八大山人朱耷的真迹。嚴振浩心中一震,原來只知道八大山人繪畫功夫了得,卻不想連書法也如此精妙。于是,他專門買了大量相關書籍,一頭栽進去,不能自拔。

嚴振浩的兒子嚴一鼎,目前在188体育中學讀高三。他在書香氛圍中成長,酷愛詩詞和古典文學,獲得過省內外大大小小不少書法獎項。嚴振浩說,兒子看書有個習慣,遇到問題總喜歡刨根究底。嚴一鼎則表示,將來想做一名語文老師,培養學生對古典詩詞的興趣。

一直以來,嚴振浩一家秉持“黎明即起,灑掃庭戶”的家訓,“祖輩一直希望我們能勤快點,早點起床,收拾好屋子就有大量時間來閱讀了。”

現在,嚴振浩在駱駝街道開辦了“大雁堂書法工作室”,在教授孩子們學習書法的同時,也注重傳播中國傳統文學,鼓勵他們多讀書,讀好書。

趙钰與女兒冉冉在一起閱讀。

亲子阅读  情感共鸣

一張四方桌、一個大書架、一塊小黑板,這裏,是35歲的趙钰爲7歲女兒冉冉布置的小型繪本閱讀角。對她來說,與孩子一同閱讀就是共享“天倫之樂”。這個樂趣不分時間、場合,因爲,只要有心,處處皆是學習之處。

“讓讀書成爲每天的牽挂”,是趙钰一家秉持的家風。無論多忙,家庭成員每天要抽出時間來讀書,他們互相監督、提醒,逐漸養成習慣,這些年持之以恒。趙钰對記者說,自己喜歡看育兒類、文學類的書,職業關系也會看一些金融方面的書。平時出門會隨身攜帶書籍,利用碎片時間閱讀。“我會將書中所述的知識在生活中進行實踐,內化爲自己的東西。”她說。

總之,閱讀帶給她莫大的充實與快樂。

但最讓趙钰難忘的還是對女兒閱讀興趣的培養。趙钰笑著說,給孩子買的第一套啓蒙繪本是《小熊寶寶系列》。孩子一歲後,講故事已經成爲夫妻倆每天下班後與女兒最愉快的親子時光,書漸漸地越買越多,書櫃也由小資料櫃換成落地的書櫃,再到半面牆都換成書櫃。趙钰處理工作的時候,女兒就一個人坐在小沙發上看書。現在,家裏每個房間都放著書,方便孩子隨時隨地想看就能拿到。

有一次睡前,趙钰同女兒一起看了《獾的禮物》。故事中有一段描述獾去世那晚夢到“扔掉拐杖,飛快地在隧道裏奔跑,最後離開了地面,覺得自由了,好像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身體”的場景。

那晚,女兒久久不能入睡,她說:“媽媽,你真不該晚上給我講這麽悲傷的故事,我會做夢,夢到自己去世,夢到媽媽去世的。”淩晨,趙钰聽到女兒屋裏傳出哭聲,隨後幾分鍾她出現在自己的床上,“媽媽,我夢到你去世了,我傷心地哭了。”這也是女兒第一次對去世表現出悲傷。

“夢是反的,我們都會活很久,我們會健健康康地相伴好多年。”趙钰溫柔地說。母女倆緊緊地擁抱,這溫情的一幕一直刻在趙钰心裏。一次簡單的閱讀經曆,卻讓家人之間的感情得到了升華。

張維在家中組織孩子們讀書。

多彩童年  与书相伴

對于37歲的張維來說,閱讀是對孩子最長情的陪伴。

“我自己在人文素養方面積累很不夠,希望孩子能愛上閱讀,愛上文學,因爲我深深地體會到,閱讀是一個人開闊視野、養成獨立思考能力和打開人生格局最有效途徑。”她這樣對記者說。

張維的女兒琪琪小時候生活在奶奶家,上幼兒園後才接回來,正是每晚的親子閱讀時光,快速地拉近了彼此的距離。在甯靜的夜晚,母親溫柔地給孩子讀故事,孩子安靜而認真地聽著,彼此的情緒會隨著故事情節而變化,或喜悅或悲傷或憤怒或感動,這樣的畫面一直定格在張維腦海中。

張維對記者說,在閱讀上,每個孩子的敏感點不同,有的孩子對畫面敏感,有的孩子對文字敏感,既要滿足孩子的興趣點,也要引導孩子接觸不同類型、不同主題的書本。“我們要抱著舒展的心態跟寶寶一起分享快樂的閱讀時光。堅持下去,一定能發現孩子的進步與成長,而這也是我們身爲家長最幸福的時候。”張維說。

女兒慢慢長大,母女倆就更有共同語言了,每每發現好書,就彼此推薦,一起探討。有段時間,琪琪迷戀《佐賀的超級阿嬷》,總是一邊看一邊笑,說:“媽媽,您真應該看下這本書,阿嬷是生活的高手,太有智慧了!”張維看完後,也成了阿嬷的“迷妹”。

有一天,琪琪突發奇想說:“媽媽,我們也來學學阿嬷吧,腰裏挂個磁鐵,看能不能吸到寶藏!”“嗯,你這個想法很好!我們去實踐一下就知道了。”張維表示贊成。

于是,母女倆一起研究磁鐵的大小、購買渠道、實踐地點……最後,琪琪和小夥伴們在腰上系一根長長的繩子,地上拖著個大磁鐵,在小區裏邊溜達邊“尋寶”,那些被吸住的“戰利品”,孩子們一個個寶貝得不得了。

2016年1月,張維在女兒上一年級後,與興莊路社區一些家長成立了“吾愛親子”公益社團。張維說,成立社團的初衷是創造環境,讓孩子們有玩伴,也想通過社團活動,倡導“我爲人人,人人爲我”,一起群策群力,提升親子關系與家庭教育質量。

如今,越來越多的家長加入公益行動中來。爸爸媽媽們作爲志願者,輪流爲孩子們講繪本故事,並結合故事內容精心設計親子活動,這些活動也爲孩子們的童年增添了許多亮麗色彩。社團成立3年以來,堅持開展各類親子閱讀活動近40期,給孩子們帶去知識與快樂的同時,也使更多的家庭愛上親子閱讀。

王惠定與老伴在一起讀書。

书是宝藏  一家痴迷

如今,72歲的王惠定仍保持著每天閱讀的習慣,他說,書籍是他一生的寶藏。

走進王惠定的家,10000多冊書堆滿了各個房間的書櫃,閣樓上也被書占領,內容涉及小說、詩詞、散文、雜文小品、馬列著作等。

“我有一個習慣,每天至少要讀書看報一個小時,每年至少要讀10本書。”王惠定說。這位並非出生在書香門第的藝術家,憑借自己的悟性和一份執著,在詩、書、畫、印四方面都取得了一定成就,這離不開書籍與閱讀。

王惠定生于駱駝普通人家,小時候生活清貧,卻格外喜歡讀書。高中時每個月12元的生活費,總要省下兩三元買書。那時爲了節約車費,王惠定每天先花一毛五從駱駝坐車到莊市,再徒步7公裏路到學校上課。1968年,他應征入伍,依然每天堅持在部隊閱讀。部隊駐地在農村,那裏沒有多少書可以看,王惠定便徒步去10公裏以外的縣城借書看。1976年退伍時,其他戰友都拎著特産回家,而王惠定提了兩大箱子的書回去了。上世紀80年代,王惠定在188体育化肥廠工作,在每個月只有38元工資的情況下,花53元買了一套《吳昌碩作品集》,格外愛惜,至今依舊保存得整潔如新。

王惠定看書有一個習慣,他一般利用業余時間,比如飯後、午睡時間,還有晚上一邊看電視一邊看書。每晚睡覺前,哪怕已到淩晨時分,他總要花半個小時翻翻書。王惠定最喜歡泡上一壺茶看書,他經常坐在書齋窗下,一邊看書一邊品茗,一派閑情逸致。看書時,王惠定喜歡用鉛筆把書中好句子用各式各樣的符號劃出,並在邊上注上自己的看法和想法,有時還會把他們寫下來,或成散文,或作詩。

在王惠定的影響下,女兒也酷愛讀書,就連老伴也成了書迷,經常和王惠定一起享受閱讀的時光。每次出遠門,他們都習慣放一本書在包裏,在地鐵上閱讀、在飯後閱讀、公園裏坐在長椅上閱讀,總之,閱讀填滿了他們的閑暇時光。

“不求邀衆賞,無聊才讀書”是王惠定的人生格言,如今成了一條家訓,前句出自曹雪芹,後句出自魯迅。王惠定說,“不求邀衆賞”的意思是看書看得多並不是爲了要得到他們的贊賞,我追求的是自我的升華,而“無聊才讀書”的無聊是空閑的意思,王惠定希望自己在晚年也要堅持每天閱讀。

最後,他引用齊白石老人的話“一息尚存書要讀”表示,趁現在精力還旺盛、時間還充裕,手頭還有幾個“銅板”,還會繼續讀書、買書、藏書的。


分享到:
0